Posted on

国际企业巨头分拆渐成潮流
图为第四届进博会技术装备展区通用电气展台。经济日报记者 马春阳摄  昔日的“美国第一企业”通用电气近日宣布将进行重大重组,拆分为3个上市公司。无独有偶,许多经营状况依然良好的多元化工业巨头,近年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拆分。巨头们的拆分不禁引人深思:曾经风靡世界的多元化大集团模式结束了吗?  昔日的“美国第一企业”通用电气近日再度引发全球关注。通用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宣布,公司将进行重大重组,拆分为3个上市公司,分别专注于航空、医疗健康和能源。曾经以多元化著称的通用电气,如今决然背弃了让公司壮大的发展策略。  事实上,通用电气并非近年来唯一进行拆分的大型集团。就在近日,强生也宣布,公司将拆分为两家上市公司,一家专注于药品和医疗设备,另一家专注于消费品。此外,许多经营状况依然良好的多元化工业巨头,例如西门子、霍尼韦尔、蒂森克虏伯等,近年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拆分。  巨头们的拆分不禁引人深思:曾经风靡世界的多元化大集团模式结束了吗?  “第一企业”百年浮沉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于1892年创办,当时总部设在纽约州的斯克内克塔迪。随后一百多年来,通用电气逐渐成长为美国工业巨头。  多元化经营可以让内部业务产生协同效应的理念,曾经在商界深入人心,主要推动者便是通用电气传奇首席执行官(CEO)杰克・韦尔奇。1981年至2001年,在他担任公司CEO期间,通用电气通过一系列并购实现了业务多元化。尤其是自上世纪80年代起对金融业务的介入,直接促成了通用电气市值坐上全球第一的宝座。  通用金融成立的初衷是帮助销售核心工业产品。但是随着美国金融监管进入宽松期,通用金融也迎来大扩张,营收占比一度超过一半,远超原来的主业。在美国工业增速逐步见顶的年代,金融业务帮助通用电气不断交出漂亮的财务报表。凭借金融业务提供的资金支持,通用电气四处兼并收购,每年都有大量价格不菲的收购案。并购又不断做大通用电气的业务版图和营收规模,拉升公司股价。  成也金融,败也金融。2001年“9・11”事件重创了通用电气的航空发动机业务和保险业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更是让通用电气的金融业务从发展引擎变成了累赘,使得公司深陷困境。为了摆脱这一局面,通用电气一面进行瘦身,抛售部分业务,一面又不断进行新的收购,希望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在这种情况下,通用电气的多元化策略带来的不再是协同效应,而是混乱。  一位通用电气中国区前员工告诉记者,他在通用电气工作的几年间,公司架构几乎每年都要调整,“以至于许多员工都不清楚,公司到底想要干什么”。发展策略不明朗,也让通用电气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等种种机遇,在市场竞争中失去了先机。“事实上,通用电气也关注到了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潜力,甚至是市场中最早的关注者之一。但是公司没有坚定转型,而是希望在原有的多元化发展框架内推进,结果资源分配不均衡,业务顾此失彼,错失市场机遇。”该员工说。  通用电气的发展颓势让市场对其逐渐丧失了信心。曾经疯狂追捧通用电气的华尔街也改变了态度,公司股价进入长期低迷的状态,并在2018年6月份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指数委员会负责人对此称:“诸如通用电气这类工业公司已经不再在美国经济中占有显著位置,通用电气被取代将会使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更好地衡量经济和股票市场。”  轻装上阵令人期待  “一分为三”可以让这家“百年老店”走出困境吗?尽管在外界看来,这是通用电气面对发展颓势的无奈之举。但是拆分之举显然得到了市场认可。在消息传出后,通用电气的股价出现了显著上涨。  拉里・卡尔普称,拆分计划将让每家公司都更加专注、灵活,从而推动长期增长。公司的重要股东特里安管理基金发言人也表示,从公司发展战略上看,这样做的理由很充分,“3家资本充足、行业领先的上市公司,每家都将有显著的运营重点、更大的战略灵活性和量身定做的资本分配决策”。  此外,相比当前的通用电气,拆分后的新公司也将得到更好的信用评级。在宣布拆分计划之前,通用电气就进行了大规模的资产出售和瘦身,根据计划,到今年底,公司将降低750亿美元的负债,为新公司能够轻装上阵打下基础。  通用电气2020年年报显示,其传统能源、新能源、航空、医疗等几大主要业务板块营收体量相当,但是净利率水平却大相径庭。传统能源的净利率为1.6%,航空业务净利率只有5.6%,新能源的净利率甚至是亏损的,只有医疗业务的净利率达到了17%的较高水平。公司拆分后,医疗业务的经营负担将会显著降低。也难怪医疗业务负责人发文称,分拆计划“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  虽然很难说通用电气的各大业务板块此后都能走出困境,但是相比捆在一起共同挣扎,公司拆分后,部分业务走出一片新天地的可能性显然大了很多。  多元化模式引争论  强生进行拆分的原因也有类似之处,也是为了更好梳理产品线、聚焦优势业务,通过更有针对性的商业策略为新巨头成长加速。  通用电气等巨头的教训似乎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在技术迭代速度空前加快和私募股权模式盛行的今天,市场对于企业的反应速度和执行力要求大大提高。旧工业时代的多元化模式,往往导致企业决策流程过长,资源难以集中,已经难以适应这个时代。  匹兹堡大学金融学教授萨拉・莫勒就认为,通用电气拆分具有很明显的象征意义:“基本上,通用电气在告诉我们,企业规模并非越大越好。”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管理学荣誉教授迈克尔・乌瑟姆也认为,通用电气的拆分计划证明了大集团模式正在美国消亡:“如果一家公司旗下有几家不同的公司,华尔街就很难理解它或预测它一年后的业绩。此外,这种模式在挑选和提拔高级管理人员方面也面临更大困难。”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论断稍显武断。金融时报首席商业评论员布鲁克・马斯特斯认为,对企业多元化战略的唱衰很早就开始了,但是通用电气拆分并不意味着这种模式的终结,只是标志着其进入了另一种循环。她认为,今天的科技巨头本质上也是多元化企业集团,例如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等企业,都声称他们的众多业务具备协同效应。“一旦这些企业发展遇到困境,小企业就会抓住机遇迅速壮大,成长为新的大集团。”(经济日报记者 袁 勇) 责编:海闻